沈陽機床的“瘋狂”創客

沈陽機床有這樣一群人,他們對工業產品充滿愛意和熱情,在他們眼中,冰冷鋼鐵原料意味著創意的無限可能,機械的設備是靈巧的創作的雙手,嚴苛的圖紙是天馬行空的畫卷。他們在沈陽機床給他們提供的肥沃的創新的土壤上,用創意和激情創造著一個個經典,將他們的熱情和美好賦予每一個創意作品中。


韓詩典,用創意賦予機床靈性

韓詩典和他最新設計的金箍棒賀歲產品

當人們驚嘆于一塊冰冷的金屬能被賦予生命的靈性時,它的創意來源成為人們更想探究的話題。韓詩典是沈陽菲迪亞數控機床有限公司技術人員,在2008年用滿奧運元素的“鳥巢”模型為沈陽機床帶來贊許與驚嘆,在2011年呈現的“蜘蛛”模型,博得滿堂喝彩。他讓一個個傳奇的模型在刀具的切割中完美呈現。

在一成不變的時光中創造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是韓詩典的樂趣。用創新賦予冰冷的金屬材料靈性,從而產生別樣的震撼效果給他帶來無限的榮譽感。當福娃、奧運標志等一系列傳統的奧運元素一一被他否定后,他想到了造型復雜的“鳥巢”。“既然要做,就做點別出心裁的東西,否則還不如不做。”

確定了就義無反顧,在看似縱橫交錯的鳥巢模型中,尋找一個突破口成為難題。收集了上百張有關鳥巢的各個角度的照片,查閱了幾十篇有關鳥巢的工程設計文章,一張張、一篇篇,反復觀看,反復玩味,他甚至能將一幅平面圖片“悟”出它立體旋轉的空間狀態。也許,難題總歸要向堅持和執著屈服。一周后的一天,在不經意翻動的網頁上,一篇關于鳥巢的受力分析的點云圖讓他如獲至寶。一閃而過的念頭讓他瞬間豁然開朗,“按照鳥巢的實際框架結構來設計編程模型會不會更真實呢?”在這個思路下,他開始嘗試鳥巢三維模型設計,24個支點,48根主框架,鳥巢模型在他的腦中漸出水面。

2個月后,由沈陽機床hs664高速加工中心“雕”出的第一個鳥巢模型揭下面紗。

韓詩典設計的鳥巢模型


不言放棄,勇氣與智慧的交匯

2011年3月初,距離第十二屆中國國際數控機床展覽會僅有1月有余,韓詩典接到緊急任務。他需要在一個月的時間內編程,并打造出一個完整的“蜘蛛”模型。在最初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他就意識到了難度,復雜的曲面、不規整的圖形等等存在的問題,這些甚至一度令他懷疑這個方案是否可行。

蜘蛛三維模型


制作完成的蜘蛛模型

蜘蛛模型的編碼過程是個逆向工程,最大的難點就在于如何將圖片里的模型轉換成工藝加工方案,破譯軟件成為關鍵一環。他開始借助網絡的力量,搜索所有相關資料,在論壇中咨詢每一個了解這方面知識的人。看似如海底撈針,他卻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,終于一種可以破解轉換的軟件還是被他發現。一旦找到這個軟件,那一切問題自然迎刃而解。“在我看來,一切皆有可能,只要肯下決心去做。”韓詩典很堅定。

2016年1月18日,由沈陽機床、金一科技、信泰集團等聯合成立的珠寶夢工場,正式推出全新的基于智能制造的猴年黃金賀歲產品——如意金箍棒系列。

相比傳統黃金賀歲產品,寓意“大展前程十萬八千里”的如意金箍棒系列,是由加工高端手機、手表等精密產品的高端機床設備生產制造,輔之以全程數字輸出管理。金箍棒系列產品所有圖形和文字均采用機床設備高精度切削,刀尖精細等同于人體發絲,線條穩定流暢,畫面清晰飽滿,觀感手感俱佳,是出自于韓詩典手中的又一經典設計作品。

金箍棒賀歲系列產品


王冠明,野蠻生長的機床創客

王冠明正在調試他最新設計的3D打印機

自己掏錢、自己研發,王冠明抑制不住創造的激情。小巧、精致的產品顛覆了“工業母機”的傳統形象,能切削、能“3D”打印,闖入世界機床研發前沿。這位野蠻生長的機床創客在創新的路上一去不復返,并用產品不斷給我們帶來驚喜。

在一臺0.5m*0.4m的小型立加設備前,王冠明興奮地向記者介紹著他最新的寶貝“立加第三代”,雖然沒有炫酷的名稱和昂貴的材料,但是“立加第三代”卻不一般。這款產品是王冠明完全自己研發、創造、組裝而成,能夠進行木材、塑料等材料的切削,改進后能進行鋼和鋁材料的切削。更重要的是,在這款設備上加置一個噴頭,產品便成為了一臺3D打印機。

戒指和鳥籠模型經由王冠明設計的3D打印機制作完成

2008年,做機床性能測試工作的王冠明發現,我們沒有自己的數控系統,而且好多零件都是國外進口的,甚至受到外國廠家的限制。有沒有什么方案可以代替,擺脫這種控制呢?于是,王冠明開始查閱技術資料,同時關注國內外最新的技術進展。

資料翻查的越多,王冠明想要了解的越多;了解的越多,就越想要做一個屬于自己的機床。就這樣,在沒有任何圖紙、任何框架、任何經驗的前提下,王冠明開始奔跑于大西電子市場、舊家具市場等地方,自己淘二手的鐵塊、導軌、絲杠,開始組裝自己的“立加第一代”產品。

僅有思想還不行,還要有錢做支撐。由于沒有經驗,王冠明經常淘來一個零件后,發現和自己的想法不符,達不到加工效果,可是再想賣卻賣不出去。“立加第一代”是不銹鋼框架的,這種材質美觀、不生銹,可是鉆孔卻成為了一個難題。王冠明因此購買了4批鉆頭,可是每次加工都不成功,鉆頭也全部廢掉。不甘心被打倒的王冠明再次翻閱資料,終于得知這種不銹鋼材料鉆孔必須用高鈷鉆。他立刻去二手市場淘來高鈷鉆,打破了這個小小的制造瓶頸。僅僅在這一項支出上,王冠明就花費了近千元。

就這樣,耗時5年,花費近30000元,“立加第一代”終于在2013年8月全面完工,成為一臺真正能加工的小機床。用王冠明的話說,“立加第一代”沒有圖紙,所以外形又大又笨重,但是這一款產品卻是他的最愛,給他帶來的經驗是無價之寶。

王冠明最新研制的“立加第三代


由“立加第三代”加工的木質小熊

有了第一代產品的經驗,王冠明再設計起來便得心應手。2014年,集團提出制造斜床身機床的概念,王冠明眼前一亮,心想,自己就完全可以做。于是他又開始了“淘”生活,制造他的“立加第二代”。這次完全不同了,經驗豐富的王冠明用了10個月,花費9000元就生產出了這個斜床身的機床。

基礎需求滿足后,王冠明開始追求“完美”。第二代機床是制造出來了,比第一代小巧了很多,但是焊接的框架不夠美觀,成本還高,而且容易變形,用廢舊電腦改裝的控制柜占地面積比較大。怎么能夠讓產品更輕巧,更美觀,更結實呢?

王冠明選用了一塊漂亮的鋼板,用螺絲連接的方式,搭建了一個小巧精致的框架,巧妙的是,他把驅動器嵌到了底座下面,這樣不僅能夠遮住雜亂的電線,還能把笨重的“控制柜”消化掉。集成后的“立加第三代”僅用了4個月的時間,花費3000多元就完成了,而且小巧美觀,便捷性很好,一平米能放置4臺這樣的產品,直接連接電腦,用戶通過云端傳輸指令就可以進行加工。

王冠明說,80年代,中國已經生產了機械手,而且能夠寫毛筆字,但是由于經濟危機等客觀原因,國家沒有持續這項研發,現在他看著國外的機械手很眼饞也很遺憾。所以,他不想停下來,如果一旦停滯不前,以后就更跟不上國外的技術發展,更別提超越。他認為,只要能堅持,就能生巧,就能積累經驗,而在這個積累的過程中,才能一步步突破發展,甚至取得領先優勢。

pk10冠亚和值免费计划 三局麻将玩法 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浙江省6 1开奖结果 喜乐彩票走势图 河南福彩22选5幸运之门 子基金配资 上海天天选四今天开奖 非上市公司股权价值 燕赵福彩排列7 河北11选5任五遗漏漏 金牛配资官方网站 中国福利彩票双彩网 5万6个月理财是多少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融资股权分配方案 江西十一选五官方网站